清蓠子今天更文了吗

The Moon in the Universe

【极东】人闲桂花落

                      《人闲桂花落》
                                                 文/清蓠子
·极·我就是要把中秋节这么虐的梗写成糖·东
·耀菊年下向中秋小甜饼
·算是较平常的故事,背景设定在唐朝
·非国设,糕铺铺长耀x遣唐使菊

  潭州内的春和巷住进了一个从扶桑国远道而来的遣唐使——只有王耀知晓这番事。若是把这事儿偷偷泄密给其他人,自是令他们啼笑皆非——长安城那般繁华,车水马龙,华灯璀璨,那些个遣唐使们都没精力去游玩整座长安城呢,哪会鼠目寸光地浪费闲暇之余赶来潭州这小地方?若说给王耀听,他顶多会将信将疑:“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就是这耳朵听到的虚假事儿,才叫整个春和巷只有他一人知晓这个秘密。
  王耀第一次见到那名“鼠目寸光”的遣唐使,正值白露的清晨。白露时节一贯都好似斤斤计较的债主,把立秋后残留的夏末的余热都一五一十地算好了帐,偷梁换柱成瑟瑟寒风,耀武扬威地在潭州的各个长街小道角落旮里放声宣告秋早已降临。春和巷的人们自然感受到了风的傲气,纷纷往自己身上多披了几件衣裳,向自己手中多添了几个热包子。这可恼了王耀,平日里街坊们的早餐或点心几乎都是自己做的糕点,可新开张的包子铺太抢风头,再加上今年的秋格外寒凉,光顾他家糕点铺的人们一天比一天少。
  想到这儿,王耀愤愤地舀了一大勺甘蔗粥含在嘴里,又觉着太烫愿赌服输地来不及品尝就咽了下去。
  “小兄弟,打扰了,请问这是什么糕?”
  不知是太久没有客人光顾,还是被来人低沉而纯净的声音所吸引,王耀都顾不上喝口水缓缓被烫到的喉咙,连忙起身迎上前去,指了指一旁飘然的帘布:“上面可都写着呢,您是想要哪种?”
  来人个子甚至不及王耀,摘下斗笠后更是显得略有矮小,可斗笠下那一副干净的容貌可叫王耀看得险些入了迷——他留有一头齐耳的乌色短发,一排髦发紧紧地粘着额头不放,额下的一双眉好似被人用狼毫笔细细勾勒出来,双眸在瘦净的脸上狭长,徒增几分世故圆滑的气宇,却泄出对周遭的满满好奇。直至他抿嘴带有歉意地笑笑,王耀才收回了目光:“抱歉小兄弟,读懂上面所有的字对在下而言恐怕有点难度。”
  声音确实动听,可不标准的发音差点叫王耀分辨不出他说出的话,王耀挑起眉头开玩笑道:“您不是唐人?”
  “在下……在下是……好吧,在下名叫本田菊,是名遣唐使。”被揭底的本田菊一时也想不出蒙混过去的借口,只得透露自己的身份,随即凑近王耀,认真而略有慌张地低声道,“小兄弟,你可千万别告诉他人。”
  “知……知道了……”本只是想开个玩笑逗逗乐,却没料到自己真的“一语道破天机”的王耀平复了首次面对异国人的紧张心情,向本田菊一一介绍起这些才出炉的新鲜糕点,“这是豆饴,这是糍团,还有米饼,糯米糕,绿豆糕。这些都是二十文钱五两。”
  本田菊微微俯下身,细细打量着这些色泽平常但也诱人的糕点,赞扬的点头询问:“光是看起来就叫人食欲大振。不过,快到你们的中秋了,小兄弟可会做桂花糕或月饼?”
  “月饼?……喔,您是遣唐使,自然是尝过的,但我们这些草民可是没有地位品尝,只有宫内的人或是中了科举的进士才有这个福气。”王耀笑道,“桂花糕我这儿也没有,倒是有一坛我自制的桂花酿,不知您可否愿意品品?”
  毕竟是扶桑国人,本田菊听了,把话语咀嚼了好一阵才问道:“桂花酿?”
  “用桂花酿成的酒,滋味可醇了。”王耀略有些自豪地答道。
  本田菊连忙摆手,又指了指面前的几类糕点,“酒在下最好是碰不得的。小兄弟,各来五两豆饴,糍团和绿豆糕。多谢了。”
  交易简单纯粹,收钱交货一气呵成地完成,王耀用六十文钱喂饱了干瘪的口袋后,似乎有什么问题要问本田菊,猛然抬起头还来不及张口,方才眼前瘦小而稳重的身影不知所踪。
  唉,可惜呀……王耀砸了咂嘴,摇头太息了好一会儿。这么好看的人儿,我怎就忘了邀他再次光顾一同谈天说地呢。
  王耀把方才还没喝完的甘蔗粥端在手中,捧起来一口闷完,朝本田菊消失的方向望去。几株满是星星点点金黄的桂花枝优柔地玉立在小道外即将枯去的草丛中。

  潭州的秋夜一贯顺承了夏夜的无风也依旧凉爽,白露过后更为如此,只是少了草丛中引吭高歌的青蛙和吹着笙箫的蛐蛐儿,尽露出丝缕寂寥的清净。可今夜春和巷的氛围与前些夜里大有不同,正值中秋佳节,男女老少,黄发垂髫纷纷不约而同地端出几盘瓜果,搬上几把竹椅,围坐在一起赏月谈乐,时不时从人群中蹦出几位小姑娘舞蹈或是几位壮年耍武。
  欢笑和喝彩声打破了以往的宁静,几乎所有人都享乐其中。可王耀却背着这片热闹,悄悄地从春和巷中离去。
  一路披星戴月,提着灯盏和竹篮的王耀费了小些时间才在一片桂花林中停下了脚步。借着月光和微黯的灯火,他细细挑拣着几株桂花,轻轻地将其折了下来。桂花还带有白天里残余的雨珠,顺着王耀的手指溜进了王耀的袖口里,沾在手臂上痒痒的,也甚是清凉。月色浓郁,洒落在小巧玲珑的桂花上,似乎要浮出一小片玉色的琼光。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还未等方才见到如此良辰美景而不由地念起诗来的王耀把嘴里的诗句念完,桂花丛中再微响起另一个吐词极轻的声音:“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王耀寻声望去,看清出现在身后的人影后,惊喜道:“是你,本田菊。”
  “想不到只是萍水相逢,如今时隔近一月,小兄弟竟还记着在下的名字。”本田菊捧着一个小盒子,走近一步笑道。
  “你也大可不必一口一个'小兄弟',唤我王耀便是。”王耀指了指自己,又让目光粘着本田菊的双眸,故作风流倜傥的模样道,“你生得如此俊美,哪怕是一面之缘,我也自是记着的。”
  话音还未落尽,本田菊白净的脸上微微浮出一抹绯红,他轻轻咳了咳,转而问道:“怎就耀君你孤身一人?”
  “我们去前面赏赏月吧 。”向前方摊了摊手,王耀和本田菊并肩走了几步才回答,“我爹娘在我十二岁时染病去了,我一直和巷子里的街坊们生活。每年中秋我们都会聚在一起,不过今年我有点腻了那些千篇一律的游乐,便一人来这采桂。你呢,你怎会在这儿?”
  本田菊拨开前面的树丛,随王耀来到了一小片空旷的草地:“今日在下本来是想找你的,路过春和巷时没瞅见你,便来这欣赏桂花。可在这转悠得油尽灯枯迷了路,干脆躺在地上睡上一觉,旦日再找路走出去。没料到你也被这桂花吸引而来。”
   王耀放下灯盏和竹篮席地而坐,拍了拍身旁的草地:“坐吧。说起这桂花,我前几日终于做出了桂花糕,早知今夜会碰上你便带来给你尝尝。”
  “无碍。耀君不如瞧瞧这个吧。”本田菊冲略有失落的王耀微微一笑,把一直拿在手中的盒子送到王耀手中。
  带着疑惑和好奇,王耀打开了盒子,里头是一块袖珍精致的宝玉和一个被油纸包起来的圆饼。他拆开油纸,甘美甜腻的气息扑鼻而来,圆饼色泽泛起油油的灿黄,倒也成了一种不一样的美感。“这……难不成是月饼?”王耀试探性地问道。
  “没错,这段日子在下回长安去过,假若无意地对你们的人提起上次的点心月饼很美味,他们真的又送了几个。在下便又赶来带给你尝尝味,不然过几日在下回国后,你可能就尝不到了。 ”
  “就回去,不在大唐多待几月么。”
  “可惜呀,遇见你之前我们就已经到来很久,也是该回去的时候了。”
  “好吧,还是多谢你了,被你惦记着着实荣幸之至。”说这些话时,王耀早已迫不及待地享受完毕了,他舔了舔牙答谢,又端详起盒子里的沐浴在月色中雀跃出淡淡光亮的宝玉,“你是玉工?”
  “正是。”
  “美人如玉剑如虹……你还可真照应了这句话。”又是一抹风流倜傥的笑意。
  本田菊愣了愣,读懂这句话后又红了脸颊,朝月明星稀的夜空仰望去:“咱们还是安心赏月吧……你们唐人都说月亮上有玉兔在捣草药,但我们都认为它是在捣年糕呢。”
  “不对,它要一直捣草药,否则月亮上其他人染病了就不好办了。”
  “但捣年糕更有一种诗意,不是吗?”
  “无论如何,今夜月色真美呢。”
  “是啊,月色真美。”
 

                          后记
  各位中秋节快乐呀,第三次写极东了,这次的耀菊小甜饼真的写得很开心,一直很想写古代极东文的,极东日没赶上这次补上x
  这次把原作里极东赏月的这个四大虐梗之一换成了糖,后面还有“月色真美”,虽然在古代“月色真美”算不上表白哈哈哈。无论现实还是同人我都不太相信因颜而生的感情,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所以文中耀才会念念着宅菊,而且那时还没擦出火花(bu)啊x本文没有吹耀的颜,可我好想吹或者看太太们吹x
  上次的法贞文我没想到云里雾里地狠狠虐了自己一把,不记得在哪看到鸢尾花的花语是“绝望的爱”,而我在法贞文里写过贞德很喜欢鸢尾花也觉得法叔的眼睛像鸢尾花,细思极虐……下次见到我就是耀诞了,最后谢谢你看到这,中秋节快乐!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