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蓠子今天更文了吗

The Moon in the Universe

【米英】《Trick or treat》

                   《Trick or treat》
                                             文/清蓠子
·万圣节的沙雕米英文
·国拟设定,小甜饼

  静谧的夜色受这个特殊之日的渲染,莫名沉下脸色变得阴沉而怪诞。今日不见亮堂的明月,只剩微黯的星光眷顾着压抑十足的伦/敦。伫立在原野边分布零散的房屋上通常都挂着挖空的南瓜或萝卜,烛火悦动在其中,透射出橙黄的光,向万物宣示着今日是万圣节前夕。
  也学起人们来,亚瑟·柯克兰把昨日制作完毕的南瓜灯堆在门前,便进屋取暖。万圣节的狂欢似乎并不与他有所涉及,多年来极少有孩子来光顾他的屋子,除了一个拥有一双海蓝色眼眸的男孩。想到这儿,亚瑟也想起貌似有许久未与他见面了,心中泛起了一点点想念。
  正在此时,扣门声从自家的木门外传来。推开门去,亚瑟却未在门口发现任何声源的踪迹,只有一片寂静的夜色笼罩着原野。自认为是幻听的亚瑟正要关上门,却发现门口的南瓜灯被摆成了一排,延伸向远方的,他也便沿着这条由南瓜灯铺成的小路走去前方。令他好奇的是,路的尽头却只有黑沉沉的空气,他叹了口气,正要弯下腰来收拾这些“残迹”,瘦净的脖颈却突然被双手紧紧环住。毕竟正值万圣节前夕,亚瑟难免被吓得不轻,他丢开手上的南瓜,准备去拨开脖颈上的手时,一阵略惊慌的低叫从背上传来:“别……别拿开我的手!我会摔下去的!”
  闻言,亚瑟愣了愣,随即坐在地上,低声笑着把背上的那团小不点牵到身前:“好久不见……你今天是一个恶鬼呀,可惜还差点把自己吓到了,阿尔弗雷德?”
  “明明你刚刚也被我吓到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脸颊旁窘迫的红晕几乎可以抵得过眼皮下的“血迹”,不服气地嘟囔着,又把双手伸向亚瑟,“Trick or treat!”
  亚瑟拍了拍干瘪的口袋,站起身牵起阿尔弗雷德:“那小恶鬼要什么糖呢?”
  “我要一颗超级甜的软糖,还要像你一样高大。”咬着手指想了想,阿尔弗雷德张开手臂在空气中比划了个大大的圆。
  搬了把凳子给阿尔弗雷德用去烤火,听到这些话的亚瑟忍俊不禁:“哪有这样的糖啊?”
  “有的,就是亚瑟你哦!”阿尔弗雷德眨巴着他纯净的蓝色眼睛说道。
  觉得脸上有点发烫,亚瑟突然冲阿尔弗雷德低喊:“笨蛋!我哪是糖啊。”
  “我才不管,亚瑟就是颗超级大的糖!”阿尔弗雷德竟突然有了小性子地闹腾着。
  “好吧……我是颗糖……”
  “Trick or treat!那亚瑟就被你自己送给我了喔。”

-
  刚用完晚餐在散步的亚瑟被好几群冲过来讨着要糖吃的孩子们超得有点心累,摆脱了那群孩子后,他立刻回到家洗了把脸,洗去脸上陪孩子们玩时流下的汗滴。
  亚瑟长呼出一口气,准备看看电视时,门口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缓缓打开门,一双手意料之中地出现在他眼前,只是接下来这句话从眼前这个高大的阿尔弗雷德口中说出来,有那么一点违和:“Trick or treat!”
  懒得作出任何回应,亚瑟就这样静默着和眼前的人尴尬地四目相对着。直到阿尔弗雷德再次重复了一遍说的话后,亚瑟略有恼火地淬了一句:“你也不看看你几百岁了,还玩这种小屁孩的游戏,我也没有什么好的东西给你。”
  口是心非的亚瑟还是边说边让阿尔弗雷德进了门。他正要把鞋柜里的拖鞋那给阿尔弗雷德,却被他叫住:“可我有礼物给你哦。”
  “我不喜欢吃糖……”亚瑟一口否决的话还未说完,纤瘦的身体被阿尔弗雷德紧紧拥入怀中,美/国人把软乎乎的脸埋在亚瑟肩上,淡淡的体香逗弄着他痒痒的。脸上温度急剧升高,亚瑟正要抵抗,只听阿尔弗雷德说道。
  “你曾被我当作一个糖送给了我,我当然也要把自己当作回礼还给你啊……”
  亚瑟金色发丝中残余的水滴流进了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上,似乎也平缓了亚瑟脸上的温度,他伸手拭去阿尔弗雷德肩上的水滴,嘀咕着回抱住他:“笨蛋……”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