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蓠子今天更文了吗

The Moon in the Universe

往年故梦玉蟾中【叁·(1)】

叁·桃林尽处起葬歌
  一个漫长而短暂的故梦。
  梦中,她的手很冰凉,每每要捂热了才肯握住自己的手教自己题字。梦中,她的吐词分外轻柔地缠绕于耳畔,她用她捂热的手放在自己手背上教自己舞剑。梦中,即使自己很怕总是冰冷的她,却依然肯在她为自己喂热粥时绽出微笑……
  梦的最后,她离去了,她朝自露出少有的笑容,转身泰然走入万箭穿梭的火海中。
  “娘亲!”惊醒过来时,蓝兔呆怔着茫然环视周遭熟悉的环境,昏黄的油灯,干净的铜镜,墙壁上挂着自己的长剑。
  奇怪……我不是在采药嘛?
  “宫主,您饿吗?”清脆的声音从门口响起,紫兔睁着红肿的双眼细声问道。
  “有点饿……等等,你……方才喊我什么?”意识到一些不对劲,蓝兔下床走近紫兔,不安的感觉愈来愈沉重。
  见紫兔低头不语,蓝兔冲向门口,环顾四周后不禁瘫软地坐在地上。
  原本金碧辉煌的玉蟾宫如今纷纷挂上惨淡的白绫,四周的万物都有烧毁的痕迹,残留的比比皆是,地面上的血迹像含着尖刺直冲蓝兔的清眸,几处建筑已轰然倒塌,裸露出骨架来。
  “前几日先宫主已预知是魔教的人前来探索玉蟾宫的地形,她子时找我,令我翌日引你去采药,自己留下来和魔教誓死抗战……”紫兔无声走到蓝兔身边,轻轻的吐词像是失了魂般。
  呆滞着空洞的眼神,任凭泪水不住流淌,由啜泣到嚎啕,蓝兔从未去擦拭泪水,只是环视玉蟾宫衰落的惨状。
  一片不知名的素洁的白花飘零于她的青丝上,无力滑落,陨落于地上,仰望这片无云无阳的惨白的苍穹,安然沉睡去。
  玉蟾宫宫主的接任仪式完毕后,蓝兔不再满足于用普通的长剑练习,她开始接触冰魄,由拿得稳到接受它逼人的冰寒剑气直至拿着它行动自如,她从一个刚及豆蔻的小姑娘蜕变成已达破瓜之年的娉婷之女。而魔教一路歼灭上代七侠后再次出山扰乱生灵,于一个初夏,蓝兔救下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长虹剑主虹猫后,紧张等待把玉蟾宫视为下个目标的魔教袭来。她命令紫兔将玉蟾宫宫主比武招亲的假讯告给武林,与对她垂涎三尺的擂主魔教四堂主猪无戒亲自比武,又与其假成亲骗得蝴蝶镖的解药,待虹猫伤势即将康复突出重围。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