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蓠子今天更文了吗

The Moon in the Universe

何以解忧唯有行动
•这里又是清蓠子(不是浅殇了!),可以叫70(读作七零)√
•短篇迟到的虹蓝七夕贺文预警
•全文全糖无虐,文风偏喜向√
•背景在虹勇之后,也就是说七侠都安然无恙
•睡前想到的梗,梗图如下,抱走署名即可√

      “用行动让那些杂言碎语见阎王爷去。”

  且说这举国上下都盼望着的七侠重出江湖居然携了一条极“耐人寻味”的消息,长虹冰魄名正言顺地走到了一起。虽说生米还未煮成熟饭,他俩连操办婚事的讯息都见不着影,倒是惊住了一些闲人——没错,闲杂人等的简称。
  “之前冰魄剑主不是成亲过吗?”
  “对啊,况且就在玉蟾宫里举行的。那盛势,饱饱眼福就是万幸了。”
  “你们说冰魄剑主就算是玉蟾宫宫主,归根到底也只是个普通的女子而已,一生真诚服侍一人,这不是一个女子必须遵守的原则吗?”
  “她倒就好,是不是仗着……”
  这几位多嘴的闲人话还未说话,便被砸在木桌上的汤碗毫不留情地打断。汤碗是在一位女子手中直冲桌面的,那女子面容清秀,面色却难看好几分,她放下汤碗后怒笑着扫视了闲人们几眼:“诸位怎么不继续说了呢,莫不是我老板娘过来,你们碍于情面就不敢开口了?”
  口是心非可能最适合安排在她身上,即便她竭力扯起了嘴角抿唇含笑,可嘴角边藏起来的无形的利刃怕是野狼见了也瞬间会气势直降。
  “敢问诸位是何人给你们的胆量,胆敢擅自判断另一位与你们毫不相干之人的私事?”女子点头颔首摇头晃脑的故作姿态模样,让那几人深深怀疑这个客栈的老板娘被恶鬼附了身,“诸位臆测冰魄剑主有丈夫这一事,还真令小女子好生佩服你们的脑袋。呀,诸位既然有这么好的脑袋和这么悠闲的时间,该不是连‘假成亲’这一事都不了解吧?”
  满意地瞅了眼这几个人明显被吓得呆滞住的眼神,女子又恢复了平日里送菜时标准的微笑:“小女子还特意给各位的三鲜面送了个煎鸡蛋,补补脑子更能想象出更多更多的故事,不用多出钱。”
  说罢,她便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走回了客栈,刚一到厨房,她便狠狠跺着地上的枯柴:“成亲过你娘亲啊!”随即又回头没好气地瞪了眼一旁笑得直不起腰的男子:“大奔你笑什么笑啊,这可是关于蓝兔的声誉哎!”
  “可她自己都置若罔闻,莎丽你替她着急……”大奔的声音随着莎丽渐渐怒火中烧的面色逐渐萎靡下来。
  “嘁,方才要不是我阻拦你要去打架,我这客栈又要遭殃了。”莎丽冷笑一声别过头去。
  被方才莎丽的言行举止笑得泪花都出来的大奔揉了揉与眼睛:“说真的,下次可别阻拦我了,爷爷我就该让这种人好好尝尝指点别人的下场!”

  “松手!不要拦着我!”与此同时的一面湖边,一位高大清瘦的男子扯着另一个怒火中烧的“小道士”的景象,很好地提高了过路人的回头率,只见那位“小道士”一把抓住男子的手臂咬了下去怒目圆睁道,“我要捶死他们,蓝兔成没成亲跟你有啥关系,蓝兔的声誉轮到他们来玷污?!”
  男子吃痛地甩了甩手臂,嫌弃地把衣上的口水擦干净,几个箭步又拉起“小道士”走远,幽幽地讥讽:“就你这小身板,别到时候锤子还没抡起来就被打倒在地了。”
  “哎你嘴巴貌似也不闲啊?!”“小道士”狠狠甩开男子的手,咬牙切齿道,“需不需要我去药死他们的时候顺便带上你?”
  这次男子倒是没嘲弄他,反而静静地捏了捏下巴沉思片刻笑道:“这些闲杂人等太多了,你要是真要药死他们估计到时候虹猫和蓝兔都有娃了。与其这般辛苦,不如斩草除根?”
  “你要放火还是屠人?”“小道士”被眼前这只“笑面虎”吓了一小跳。
  男子重重地弹了弹“小道士”的脑袋,无可奈何的一笑:“整天就只知道这些。我是要让虹猫蓝兔自己出手,彻底铲除这些谣言。”
  “你要让他们放火屠人?借刀杀人也不至于把自己兄弟豁出来吧?”
  “……你当我没说。”

  玉蟾宫内一贯清净,是真的许久未曾有何喧闹声出现,可几个人异口同声的“何以解忧,唯有行动。用行动让那些杂言碎语见阎王爷去!”很好地打破了这纪录。
  “所以……你们的意思是……让我和虹猫即刻成亲?”蓝兔不得不感叹天道好轮回,上次她和虹猫加入催大奔表白大队伍中的账今日是要结清了,她勉强地笑道,“怎么可能这么快嘛…………”
  “现在江湖上下好多鼠目寸光的人都在谈论之前你成亲过的事!”
  “这次你就办得更盛大一点,让他们知道玉蟾宫宫主真正成亲是什么样子。”
  那些人的嘴巴可真没完没了……蓝兔腹诽着那些闲人们,轻轻一笑道:“我说了让你们要你们不用理会那些话,身正不怕影子斜。”
  莎丽凑近来,挑眉道:“风会吹过整片森林。那如果某些人把话泄露出去,让很多人以为你真正嫁得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教堂主,你还愿意吗?”
  完了,她知道我说过要嫁给……蓝兔轻轻一拍额头,无奈道:“那我得问虹猫的看法。”
  “当然得办。”熟悉的声线从众人身后响起,虹猫站在门口眼中含笑地看着蓝兔,“不如委屈了玉蟾宫宫主,婚事在鄙人的寒舍举行?”

   仅是十几天一过,正在中原游玩的达达便接到了虹蓝二人的喜帖,他弯下腰来对正在吃糖葫芦的欢欢笑道:“你的愿望实现了呢,干爹干娘终于要成亲啦!”

评论(6)

热度(32)